无归

逸真,陈若轩,张若昀,各种衍生都饭。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胡笳悲歌(上)

真真是大宝贝,要端着,捧着……!!
看标题,慎入。

季末阴暗笼罩沉睡的大地,阴霾的天空,雪花纷纷扰扰的散落。
朱红宫廷伞撑开,挡住细碎飞雪,莹白雪地里脚印步步往前,偶尔伴随着枯枝被踩断的细微声响。
“审得如何?松口了吗?”风天逸止步于皇陵前,裘衣上沾染些许雪沫。
“回陛下,还没有。”着黑色长袍,乌发四散的术师执杖踱步上前,微微俯身行礼。
风天逸眉头微蹙,招手命侍从退下貂裘大衣,迈步走进陵寝。
“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我都说了我没那本事,我只是一颗小小的魅果化成的魅灵,没那么大的能耐,真的!!你们放我走吧。”
容颜稚嫩的绿衫少女盘坐在巨大的阵法中,手撑着下巴,有气无力地嚷叫着。自她被抓,就整日的被关在这里,一日一日的审问,这些人非逼着她交出什么复生之术,任她如何解释说没有,嗓子都说冒烟了,就是不信!
自她修炼成形,到现在不过三千年来载,她还没有看够,玩够,还贪恋着这世间的繁华,不想就这么死了!!
偏偏这‘焚祭火阵’又极厉害,道道阵纹都染了帝王血,一旦逾阵触及阵纹,便要受天火噬身之苦,她已经受怕了。
雨橦木掏掏耳朵,“你一天到晚的嚷嚷个不停也不累,你若老实交待了不就一了百了。”
少女叉着腰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我都说了.....羽皇陛下!!!”
视线闯进一身雍容贵气的男子,少女腾的站起身,‘哎哟’,伸手要去触碰,却不慎触发了阵法,讪讪的收回手,苦着脸,“羽皇陛下,求你放我出去吧,我真的不知道,我,我认识一个很厉害的巫师,兴许,不!他一定能帮你的,你放我出去,我一定替你寻来!......”
“陛下。”风天逸摆手制止了欲行礼的雨橦木,视线直直地望着那女子,不带一丝温度,静静的听着。
纵使她活了几千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但风天逸那直透灵魂的视线却让她寒颤,声音也渐渐低了下去,.....她诌不出来了。
“这人你救也得救,不救也得救!他若活不成,你,便要陪葬。”不容拒绝的决绝。
“你不要太过分!!要不是你们卑鄙,趁我历雷劫的时候偷袭,就凭你们也想抓我!!哼”
女子一改先前的娇弱模样,散发出狠厉的气息。抬手凝诀,祭起法术,巨大的雷火直逼风天逸。
风天逸却纹丝不动,眼中波澜不惊,只是负手静观。
“啊.....!!”一声凄厉哀嚎响彻皇陵,方才还气势汹汹的女子此刻却气若游丝瘫倒在地,嘴角鲜血滴落。
“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你逃不了的!”
风天逸转身,走到巨大的壁画前,从怀中拿出那天空之眼的碎片,嵌入壁画之中,。伴随着‘轰隆’声,壁画列成两半,厚厚的墙壁应声分开,露出了内室里的一副千年寒玉冰棺。
明明不过百来步的距离,风天逸却觉每一步都如铅灌般沉重,走了很久很久。
天空城一役,羽还真身死,风天逸哀恸不已,不顾时势严峻寻来这千年寒玉冰棺只为完好的保存他的尸身。当时旁人只道是他不舍,留个念想;今日看来才明了他是要行逆天之举,复活羽还真。
尸身保存得很好,少年依旧保持着昔时的模样,容颜安详。
手扶上冰棺,隔着冰棺一寸寸的描摹着他的容颜,风天逸眼中流露着哀伤,自将他封存入皇陵起,他便再没有勇气来再看一眼,每每只是在皇陵外久久凝望。
少女以手撑地强撑起身子,看向冰棺,风天逸神色隐在晦暗的灯火中,虽看不清,她却能深刻的感受到他此刻的悲伤,唉....又一个情根深种,为情入魔的痴人。
棺中之人看着是死透了,但周遭的布局却暗藏玄机,长明灯祭起的阵法束缚着亡灵的魂魄,只可惜不全......
“不是我不想帮你,只是我确实没那个能力。再说了,他只剩下一魂三魄.......阎王也救不了他......”
“!!!”风天逸眸光一缩,看向她的眼神满含杀机。
他命人寻遍了天下术士,无一不例外都给出了同样的说法......可他偏不认命,偏要同那命争一回。
向台下的黑袍术师递了个眼神,术师心领神会,施咒半启阵法,天雷涌动,阵法内火光冲天,凄厉惨烈的哀嚎声在皇陵内久久回荡.....
“....快停下.....啊,...”烈火焚身之痛深入骨髓,“啊啊!!.....我,我答应你.......快停下!.....”得片刻舒缓的女子艰难的呼着气,垂下眸子,睫羽掩住了莫测幽光。
哪怕希望再渺茫,他也不愿放弃。
满室孤凉,风天逸贴着寒冷刺骨的冰棺,低声喃喃:“这一生,是我亏欠了你。再等等,等你醒了,你要如何我都随你,......只要别离开我。”


春风过耳,春日已至。
南羽都皇城内外都笼罩在一片喜庆的气氛中,今日是羽皇的大喜之日。
日光照耀在汉白玉石阶上,热烈耀眼。红色的地毯铺开来,宛如盛开的灼芙蓉。羽还真红衣加身,红带缠发,面冠如玉,一步步走上台阶,宽大的后摆在身后展开。他有一瞬的恍惚,眼前这一切如梦幻泡影,虚虚实实,真假难辨……定了定神,又慢慢向前走着。百尺台阶上,风天逸身着暗红金丝蟒袍,剑眉星目,鎏金发冠站在巍峨宫殿前。
终于,清丽俊秀的眉眼出现在视线那端,他雍容前行,如登九霄,缓缓迈向自己。
日色微移,宫阙之巅,是他和他。
接过金印,礼成。韶乐之声不绝于耳,百官朝拜。一齐恭贺,“恭贺羽皇陛下大婚!”。
回声阵阵,气势磅礴,在这浩荡天地间延绵不绝,久久不息。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