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逸真,陈若轩,张若昀,各种衍生都饭。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长歌(番外)

应该.......算不上番外,只是沿用了背景,无关正文he   or   be。


月影光如昼,银霜茫茫;银霜茫茫,七夕会鹊桥,情意绵绵。又是一年乞巧节.......

“陛下!!你这么快就回来了,都忙完了??”刚从机关处匆忙赶回来的羽还真一推开门就看见风天逸悠闲的半倚在软榻上。

羽还真走上前探过身子看了眼他手里的书,“‘九州异志’?”“陛下怎么这般闲情逸致在这看异志录?”

风天逸伸手将他带入怀里,“是谁嚷嚷着说要去看人族的乞巧节灯会。我可是特地推了政务来陪你,你倒好,竟然忘了!!”风天逸捏了捏他的鼻子以示惩戒。

“怎么会!!我这不也早早回来了。........陛下,你快放开我。今天出了好多汗,身上脏。”

“我何时嫌弃过你。”风天逸大手覆在他的后脑,将他的头摁在胸膛,慵懒磁性的声音在他的头顶响起,“你说你一个堂堂的羽后,不好好在这后宫待着,却还偏要去机关处遭罪受累。”

“这一点也不累啊,而且这样子我还可以帮得上你忙!!”羽还真奋力挣脱他的怀抱,说得一本正经。

“呵,好了,不逗你了。你去沐浴吧,我已经让宫女准备好御汤了。”

“谢陛下”。

“等一下,还真”。

“??”风天逸扣着他的手腕将他转过身在右脸颊上亲了一口。

“陛下!!”羽还真下意识地看了下四周,又哀怨地瞟了 他一眼。

风天逸有些哭笑不得,“都这么久了,你怎么还不习惯?!脸皮怎么这么薄”,作势要去掐他的脸。“哪有你这么不知羞的!!”羽还真没好气的拍开他的手,转身离开。

这家伙脾气见涨了,但自己惯的,再怎么都得受着。

 

‘笃笃......”。“陛下,尚衣监已将羽后的新衣送过来了,是否需要看一下”。

“放那吧,过会再看.”

“是,奴婢告退”。

“等一下。是水青色那几套吗??”风天逸突然想起前阵子他见羽还真来来回回穿的都是那几套衣服,怎么也穿不腻,所以硬是逼着他选了几个样式让司衣监做几套。而至于为什么是水青色,这全因是风天逸的私心。

“是的,陛下。”

风天逸捧起一件衣服端详,水青色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对襟和袖口是银丝绣成的云纹,简约又不失贵气,他很满意。又粗略翻了下面几件,却看到了最底下那突兀的天青色薄纱。将它抽出一看,竟是一件天青色的宫装,裙裾上还绣着细碎的樱花瓣.....

‘怎么会混着女子的衣物?’这宫里有地位能数得上来的女性并不多,难不成尚衣监误将雪飞霜的衣物送到这来了.......

风面色凝重的沉思了一会.......也仅一会,就欣然接受了这个事实,拿起那件衣裳就往御池走去。

羽还真倚在浴池边上在这蒸腾的湿气中昏昏欲睡,全然忘了在外边苦等着的风天逸。

“还真??还真!”

“嗯.....?”羽还真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陛下。”

“你要是实在困的话,我们就不去了,反正也不急于这一回。”

“不!我们都跟苓姐姐他们已经约好了,不能失约!!”

‘那是你,不是我们,你不懂这节日的意义也就算了,但易茯苓和白庭君他们都是傻的吗!!好好的一个浪漫节日却非要四人行.....’风天逸暗自诽腹。

风天逸深情款款的是的看着他,说得情深意切“我只是不忍你太劳累了。”

羽还真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将他在自己身上四处游走的手拿开,“陛下,别用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蒙我了,你的眼睛已经出卖你了......”看到风天逸那染了情欲的眼神,羽还真就知道他在打什么小九九了。说完就裹上浴袍走到屏风后面。

“.........”但风天逸表示一点也不气馁。

 

“陛下!!!”“这里为什么会有件女子的宫装??我的衣服呢?!!陛下。”

风天逸淡定的抿了口茶,佯装恼怒,“宫装?什么宫装?这些奴才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必须严惩!!”

“陛下,你先别急着下论。我还有别的衣服啊,你拿件给我。”

“还真,.......我不是让尚衣监替你另做了几套吗......就命人将你之前的都扔了。”

“!!......那新制的衣服呢??!!”

“.......,衣服存在瑕疵,尚衣监回收回去修改了。”

羽还真无奈,“那我穿回今天的那身好了。”

“还真......你今日那身也.....”风天逸早就命人将那些衣服都一并端走了。

“!!风天逸!!”

“还真,.......你且先将就着穿上吧,你先穿了,出来我们一块再想别的法子。反正你随时都可以脱吗。”风天逸暗自窃喜,哼,一旦穿上了,他就不会轻易地让他换回去。

“我不穿!!风天逸,我知道一定是你搞的鬼,你太过分了!!”羽还真是真的怒了。

风天逸一改刚刚的不正经,语气凝重中带着一丝挫败,“......真的一次也不行吗?”

“为什么一定要我穿?!!”

“因为......想看。”风天逸故作深沉。两人隔着屏风又是一阵沉默。

“.......那仅此一次,再没有下次了!!”最终羽还真还是妥协了。

“行,都依你!”

 

羽还真此刻深觉万分羞耻,锁骨处露了大片,下身也感觉空荡荡的......

“我穿出去了,你不准笑话我!!”

“自然 不会!!都听你的。”风天逸已经开始按耐不住了。

羽还真本就生得秀气,皮肤白皙,眉眼也好看,湛蓝的双眸透澈明亮,薄唇红润,沾染水气的乌黑柔细青丝随意的拢在脑后;十八九岁的身子略显单薄瘦弱,长裙笼着那身躯,隐隐约约勾勒出缥缈的线条,若隐若现。风天逸不曾想羽还真的女装扮相这么让人惊艳,温婉又不失魅惑。

羽还真低垂眼睑,绞着裙子,忐忑不安,“是不是很奇怪?? ……陛下? 陛下!!”

“…………!!”

“你走进些,我再仔细瞧瞧。”

“陛下!!”羽还真惊呼,“放我下去!!”风天逸不顾他的挣扎,愣是把人抱起放在桌子上,轻而易举地扣住他的双手反剪到身后,挤入他的腿间,俯身在他耳边呢喃,“一点也不奇怪!很好看!!”说完还故意在他耳边呵了口气。

感觉到耳边的热浪,羽还真顿时羞红了脸,嗔怪的瞪了他一眼。但风天逸却受用得很。

看到身下人面上红晕,难得娇羞的模样,风天逸顿时来了兴致。宽厚的手掌轻抚着他的脸颊,温热的唇瓣凑了上去,细细地在他的唇上碾转着,轻撬贝齿,正欲深入。

 

“陛下。”

羽还真惊得身体一颤,下意识地想要推开风天逸,‘自己这副模样怎么见人啊!!’

“别动!没事的。”风天逸依旧牢牢禁锢着,递给他一个安慰的眼神,丝毫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何事?!!”兴致正浓的时候就这么被打断了,难免不悦。

 

“陛下,今日尚衣监的婢女不慎将飞霜郡主订制的衣服同羽后的衣服一并送来了。是奴婢管教失职,还请陛下责罚。”

“风..”风天逸赶紧用手捂住了他的嘴。

“自己下去领罚。”

“是,陛下。那郡主的衣服......”

“.......衣服我看了,.....”风天逸视线在羽还真身上来回游走,故意说道“这件面料用得不好,样式也丑。让尚衣监选最好的面料另做几套送去。”

“是,陛下。”女官也是有苦难言。这衣服样式面料都是飞霜郡主亲定的,但既是羽皇的要求又怎敢不从。

 

“风天逸,你怎么能这么做!!这可是飞霜姐姐的衣服,放开我,我要换下来!!”要是一开始就让她知道这是雪飞霜的衣服,羽还真更加不可能会穿了......

“有什么关系,她又不曾穿过。”

“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不对的!!你快给我找身衣服来!跟苓姐姐约定的时间快到了,我这个样子怎么见人啊!”

风天逸忽然沉下脸来“张口闭口都是你的姐姐,你把我放哪了.....?”

“........得了吧,苓姐姐都嫁人了,你吃什么醋啊。”

“.........”这疯丫头都嫁人了还不消停,还总是掺和他和羽还真的事。

“今日可是七夕,我们若同他们一块去,白庭君不得怪我们搅了他的好事!我们还是自个去,就不与他们同游了。”

“可是这是苓姐姐....”

“易茯苓是易茯苓,白庭君是白庭君,易茯苓不在乎不代表白庭君无所谓。”“........再说,你就不想同我单独相处?嗯?”风天逸目光灼灼。

“........也不是不想.......,那行吧,但总得让我先把衣服换了。”

“不用换了,这样就很好,再磨蹭就要错过灯会了。”说罢不顾羽还真的挣扎,径直将人抱起飞向星辰号。

“!!!!风天逸,你混蛋,快放我下来!!!”

 

霜城

本来还很抗拒的羽还真在看到这各色各样的吃食,琳琅满目的玩意之后就缴械投降了。

“陛下,这里好热闹啊,还要好多好吃的和新奇的玩意。”羽还真嘴里塞满了糖葫芦,腮帮子一鼓一鼓的甚是喜人。

风天逸替他拢好披风,“你吃慢些,又没人跟你抢。”

“陛下,陛下,你快看,那里在做什么?好多人围在那啊。”话还没说完,人就跑没影了。

风天逸快步追了上去,“还真!你不要跑太远,走丢了就.....”

羽还真指着那灯上的提词打断了他的说话,“陛下,这上面写的是什么?什么意思?”

‘’铅华潜警曙,机杼暗传秋”,“在星辰阁的时候不是学过人族文字了吗?你这么快就忘了!!.........”

“……..”羽还真不言语,只是低头看着地上斑驳的月影。

是了,羽还真很早就被赶出了星辰阁,又哪来的机会去学,而这一切却是他一手策划的。幡然醒悟的风天逸慌了神.....

“还真……”。

少年时,他有真心的待过易茯苓好,对雪飞霜好,唯独不曾真心善待过羽还真,无论是在星辰阁时对他的百般欺压,最后还让他背锅害他被赶出了星辰阁;还是在后来争夺皇权时,害得他家破人亡,流离失所,被仇恨蒙蔽叛国投敌,最后身陨天空城……纵然赏过他清风苑,予过他《渊海天工》,却也只是为了极尽利用他的机关天赋。那时候的羽还真还只是他成王路上的一块垫脚石……念及过往种种,阵阵自责愧疚涌上心头,风天逸轻揽他入怀,明显的感受了他僵直的身体。现在的羽还真有着上一世的记忆,以往的一切都历历在目,那些痛苦与不堪已铭刻在心,以致于现在的他极度缺乏安全感,不轻易去托付,不轻易去追求,总觉得现在的一切美好都仿若一场幻梦,梦醒了就什么都没有了。风天逸一直极尽所能的去弥补他,小心翼翼的修复维护着他和羽还真的关系,他怕稍有不慎羽还真又会回到封闭自我,疏离自己的状态。
“……对不起….”风天逸颤声在他耳边呢喃, 宽厚的手掌抚上他的背,安抚的轻拍着。

“都过去了…..你也有你的难处,也是身不由己….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你也不必介怀。”世事无常,过去和未来都无法掌控,又何必过多计较,经历了这么多,羽还真已经看淡了。

 

“好了,陛下,我们赶紧走吧,好多人看着呢!”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当街拥抱确实很难为情。

 

繁闹的大街一片火树银花,夜市熙熙攘攘,人头攒动。风天逸将羽还真护在怀里,带他穿过人海。他开始后悔让他穿着这身衣裳出来,羽还真的女装扮相带着不自觉的撩拨,而他又单纯没心眼,完全没注意到周围淫邪的目光,风天逸只得赶紧带他离开。

“陛下,这个花灯好看!!”左顾右盼的羽还真被小摊上的纸睡莲吸引了注意力。

“这位夫人要买一盏吗??我家扎的花灯牢固又好看!”

“夫人?!..我不…”

“既然我家夫人喜欢得紧,那就来一盏吧!”风天逸掏出银子往桌上一放,牵着羽还真提起花灯就离开。

“你忘了你身上穿的是什么了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这‘夫人’听着别扭。”羽还真一把夺过他手里的花灯研究起来,不满地咕囔道。

风天逸调笑着凑上身去,“那叫娘子如何?”

“风天逸,我是男的!!!”

“有什么关系,反正都是我的人!”

“你!!怎么能这么不知羞!”

“哈哈哈,行了, 不逗你了,走吧,去放花灯”。羽还真拒绝再跟这个没个正经的人说话。

 

 

“气也该消了吧。”

羽还真不应,拿着毛笔对着灯一脸凝重,‘画个什么好?’

风天逸看见他对着这灯一脸如临大敌的模样哭笑不得,“我来帮你”。握住他拿着毛笔的手,带着他在灯上一笔一笔地写下,低沉浑厚的声音传至耳畔,“此生相依,人间白首。”

羽还真惊愕的回头。“满意吗?”,风天逸看向他的眼眸深情而坚定。

“嗯!…”声音虽微如蝇鸣,他却听得真真切切,望着他微微迷醉的眼瞳,那里面倒映着点点灯光的剪影,微弱又美丽,风天逸缓缓低下头,吻上了他的薄唇。

……

琴瑟愿与 共沐春秋

明月可鉴 情深亦寿

此生相依 人间白首

…..

 

星辰号

“风天逸!!放开我!!我很累,不要了!……”一回到星辰号,羽还真就被风天逸一把抱起扔到了软榻上,压制在身下。

“良辰美景,怎么能不要呢!!……还真,你穿这身衣服…..很性感!”说着便掀开裙子的一角,大手从膝弯处慢慢向上游走,埋头在他肩窝处磨蹭亲吻。

羽还真臊红了脸,想要推开身上的人,奈何使不上力气,“风天逸!!”

风天逸不予理会,细细的亲吻着他的脖颈,脸颊,最后带着抚慰的温柔吻上了他的唇,慢慢深入,极尽挑逗,逼得羽还真与他唇舌交缠。

“风天逸,你个禽兽!…..大色胚!!”几乎要被吻窒息的羽还真不满的控诉道。照以往来说,他明日想必是也下不了床了。

“哦?…..”“你叫我什么??大色胚??禽兽?那好,还真,我今日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禽兽!”羽还真这衣衫半解,一脸的羞愤控诉的模样反倒让他兴致大涨!!

“呲啦….”风天逸一把撕开了那碍事的衣物。

“风天逸!!你,….!”话还没说完,唇瓣就被狠狠的吻住。…….

帷幔落下,红帐春宵里,翻云雨,足缠绵…..

 

郡主府

“绿萝,怎么不见我那套天青色的宫装??我不是特地吩咐过了吗!”

“郡主,刚刚尚衣监的奴才说,说衣服不慎同羽后的衣服一并送到祁阳宫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拿回来了吗?”

“……陛下不让….陛下说那 衣服样式丑,面料也不好,就命尚衣监给您另做几套….”

雪飞霜既生气又疑惑,‘风天逸是在嫌弃自己的审美吗??!他在搞什么鬼,没事扣自己的衣服做什么??’她实在不相信风天逸会有那么好心,‘明天有必要去一趟祁阳宫问清楚,顺便探望探望还真’。这么一想顿觉舒心多了,“好了,把衣服都收起来吧’。

哪还有什么衣裳,有的只是一地裂帛。…..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