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逸真,陈若轩,张若昀,各种衍生都饭。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长歌暖浮生10

我不造写了啥子..........(考试月忙忙忙)



往事惊变,家仇旧恨,葬了韶华天真。

心珠既凝聚了星辰之力,能助虚魅凝实,周围的实魅能被其影响也是不可避免的,毕竟没有精神体能拒绝至纯精神力的吸引。

支离破碎的记忆在羽还真的脑海中一幕幕轮番浮现,到处都是漫天的红,缓缓踱来一清俊妖艳的少年,银丝绣着锦绣花纹的绯红华服勾勒出挺拔英气的身段,嘴角邪魅一笑,点额行礼;少年身旁是一身火红嫁衣的新嫁娘,笑靥如花,........那分明就是风天逸和自己的姐姐......片段快闪而过,画面又一幕幕的跳转,在星辰阁被欺负,雪家覆灭,天空城一役......一帧帧,最终定格在了自己跳下天空城的那一刻。

记忆杂乱无章的涌现,不明因果。姐姐和陛下竟是鹣鲽情深?而自己与陛下又有着深仇大恨?......

“.....??!!!....”羽还真不明白脑海里为何会突然涌现那些记忆。但他却肯定了一件事,这让他感到彻骨的寒冷和恐惧,‘羽还真与他有着很深的渊源!!’

曾经的他一度以为自己只是与那个人长得十分相似罢了,而今日种种却无一不表明也许自己不过就是他的一缕残魂,即便是以魅的身份重来一世,却仍旧背负着前世的苦楚........

     

祁阳宫内

“她如何了?怎么突然昏睡了过去?!”

“启禀陛下,这位姑娘并无大碍,只是刚从虚魅凝成实魅,精神意识和身体还没有完全统合,身体有些虚弱,多加休息就好了。”

风天逸坐在床边,伸手轻柔地抚顺少女前额凌乱的青丝。

“那为什么她会有前世的记忆?”

“这大概是与心珠有关吧,心珠本就由精神游丝凝成,若一个人生前执念太深,死后部分精神游丝聚作一团久久不散,被这心珠吸附了去,待到同源游丝又回归一体时,强大的精神力会让虚魅快速凝成实魅,一般情况下它们都会有以前的记忆。”术师退到一旁毕恭毕敬的回答着。

“这么说这心珠还算是个可以让人重生的宝物......”

“是的,陛下。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但也并非绝对。”

 

“天逸!!”风刃迈着大步匆匆走来。

“皇叔......。”“参见王爷。”

风天逸挥手示意众人都退下。

   “.......仅凭几句话你就这么肯定她还是原来的那个雪飞霜??”

“......我相信她是!”自初看到她时,风天逸有种直觉她就是,现在他更可以肯定了,只不过以前是羽族,如今是个魅罢了。

“这心珠确非一般之物,发生这事也不是没有可能。”

“........”。

风刃走上前去仔细看了下那昏睡中的女子。“......”,无论是与不是,再见这隔世的容颜,沧桑感还是骤然而生;雪飞霜终究也是个可怜之人,她为爱痴狂,心生妒火,迷失了心智,最终也落得恶咒反噬的下场。如今她和‘羽还真’一样化魅重生究竟是为了什么?还是说一切不过都是巧合罢了?想到这,风刃不由得又紧锁眉头。

“......那你要做何打算?雪飞霜你要如何安置?.......羽还真你又要如何处置??”

风天逸一愣,“......皇叔......,在剿灭雪家这件事上我从未有过后悔,但飞霜的死终究与我脱不了干系,我对她还是有亏欠的。我会尽我所能来弥补她,待她醒来,若她还愿要那荣华富贵,那她仍可以当那南羽都的郡主;若她想要离开,我也遂了她的心愿。.....”

“至于羽还真......”风天逸忽地站起身走到风刃跟前,“他只是护姐心切,迫不得已才选择盗取‘心珠’,至少他的初心没有恶意,而且也并没有酿成大错,不过就是没了个心珠!!.....这心珠没了也好!!倒也省得还需时刻警惕它被误用到歧途!!!所以还请皇叔在这事上不要追责羽还真。”若羽还真落入皇叔手里,那后果肯定不只是毁手那么简单了。

“你倒是挺会替他开脱啊!!你可知仅凭他擅闯皇陵盗取皇家宝物这一条足以判他死罪!!

就算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事就悄无声息的过去了??!!你以为现下将他关押在天牢里就能让那些大臣消停会??”风刃怒其不争,“哼,已经有好几个大臣拿这事大做文章了!!你若再包庇,那就是疏政妄为,你让那些臣子怎么看待你??你又如何能服众??!!”

“他们怎么看我都无所谓。反正无论如何羽还真我一定要保下来!!”风天逸看着风刃,一字一字吐得铿锵有力,决心再明了不过了。

“.........”。

“.......这么多年来不曾见你对哪个女子上心,后宫至今也还空着,我还以为你是仍旧放不下易茯苓.....如今,看来是我想错了。”

“........。”

“......我曾答应过你的父皇要好好辅佐你。我虽然也想你成为一代明君,但这么多年了,你做的我也都看在眼里,你做了很多,也舍了许多......。风刃也并非是不能接受羽还真,若真能有这么个人能让自己这侄儿挂念,收敛收敛性子也未必不好。

“......唉,这既然是你想做的,那就遵从自己的内心去做吧,其它的我来解决,我能为你做的不多,也就这些了。”风刃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谢皇叔!”风天逸哑了嗓子,他知道风刃对自己向来是刀子嘴豆腐心,只是今日这番话让他感触颇深,这么多年来他太寂寞了,无论怎么忙碌也填补不了内心的空洞。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你也该坦白些,不要总憋在心里,该主动的时候就主动。”风天逸知道他意有所指,只是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羽还真’。自他认清了对羽还真的那份情,便不想辜负这初心,也不想因 这伤害了那个‘羽还真’。然而纵然他知道了那人不是,但却总是不自觉的去靠近他......他很矛盾......

 

风刃前脚刚走,风天逸就去了天牢,尽管嘱咐了雨橦木盯着,但还是放心不下。

修罗住上的羽还真一身狼狈,后肩处是大片干涸的血迹,看出了草草包扎的痕迹,毫无血色的脸上还有淤青......看得门外的风天逸心里也揪作了一团,他有些后悔,倘若当初他问清楚,听他好好解释,也不至于让他受那么多苦。

“陛下?”迷瞪中的羽还真听到了开门声,待看清来人发现是风天逸,内心是又惊又喜。

风天逸示意狱卒解开束缚着的铁链,伸手扶过有些体力不支的羽还真。

“还受的住吗??我带你走。”

“嗯。还走得动。”风天逸话语中的关心让他有些受宠若惊,他本以为他这辈子都不会想再见到自己。然而除了惊喜更多的是不解和疑惑,明明上一世有那么多不愉快的记忆,为何现在却对自己那么好??.......是因为姐姐吗?

‘姐姐?!!!’

“陛下,我姐姐呢???”

“......她很好,你不用担心,我会安排你们见面的。”

“.......谢陛下。”‘是啊,陛下与姐姐是什么关系!!,又怎么会伤害她呢。’......

 

清风苑里

“别低头,抬高些!!”

“陛下,其实我可以自己来的。”羽还真看着俯身靠近替自己处理额上淤青的风天逸嗫嗫地说道。

“别动!!”羽还真这才停止了扭动,任他摆弄。

“可以了,这里处理好了。把衣服脱了,我替你上药。”

“啊?!!多谢陛下,不必劳烦陛下了,其实我可以自己来的。”羽还真下意识地将双手置于胸前。‘嘶.....’却不小心牵动了伤口。

风天逸一惊,小心地扶过他,看了眼伤口,原本被染红的衣料又被新渗出的血染成了暗红色。

“都说了别动!!我替你上药还亏待了你不成?你若再动,就别怪我下重手了。”

话音刚落,风天逸就伸手解开了他衣襟的扣子。羽还真羞红了脸,只得将头低,拘谨不安的坐着。

“放轻松!你紧张什么??你这么拘着我怎么脱!”

风天逸看他飘忽不定的的眼神就觉得不对劲“……,你这脑瓜子一天天的想什么呢!!!!”伸手戳了戳他的额头。

羽还真将左手虚虚的搭在他的肩上,放松姿态,“那这样可以了吗??”

风天逸将衣服褪到了臂弯处,拆下纱布,看到已经开始结痂的伤口又裂开了,“很疼吗?”

“……不是很疼。”看到风天逸眼里的关切,担心。羽还真有一丝感动和小窃喜。

风天逸拿过晕湿了的巾帕轻轻地替他擦去血污。羽还真心底里很欢喜风天逸为他做的这些,但那些记忆在脑海里萦绕不去.......那段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究竟是什么。

“陛下,......你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是不是因为姐姐?又或者.......是羽还真??”

“.......怎么会这么问??我对你好这不是很好吗,哪来的这么多理由。”风天逸故作平淡地回答着。而羽还真明显地感觉到了对方的惊愕。

“陛下......你是不是与姐姐成过亲?!.......羽还真又为什么会跳下天空城?这些我都想要知道。”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羽还真?是不是你?是不是?!!!”风天逸突然魔怔了似的不顾‘羽还真’的伤势,大力地扯过他的身子厉声质问。

“不是。我只是有那些记忆,那又怎样。我不是他!不是!!”‘羽还真’忽然奋力挣脱开他的束缚。

‘羽还真’寒了心,只要一旦涉及到那个人风天逸就会变得反应奇怪,时而暴戾时而温柔,而自己终究还是被当作了别人的替身。

风天逸无奈抚额,“对不起,是我反应激烈了。”

“陛下,属下已无大碍,若没什么事就先告退了!!”‘羽还真’已经不想去探究答案是什么了,因为无论是什么,都不会是因为自己。

“别走!!”风天逸伸手将欲离开的‘羽还真’扯进怀里。刚刚‘羽还真’转身时那落寞的眼神与上一世的那个时候一模一样,有那么一瞬风天逸还以为真的就是他。

“陛下。你看清楚。我不是他!!”

“我知道。........”

“让我抱一会,一会就好.......”风天逸乞求着,语气卑微到了尘埃里“你不是想知道么,我告诉你好了,你别走好吗?”

“可我......”

风天逸完全不给他反驳的机会,“我对雪飞霜并无男女之情,我也不爱易伏苓,......我更不讨厌你,我.......”

风天逸紧紧的抱着‘羽还真’,将那早就想对那人说却直到他死都没有机会说的那番话慢慢道来。

‘羽还真’抬起颤抖的手,一下一下的抚着他的后背,而眼里蕴满的泪水终于抑制不住地滚落,模糊了视线。

风天逸知道他不是,但在这冰冷空寂的深宫里他太寂寞了,那番话在他心里积蓄很久了,他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而再没有比眼前这个人更好的选择了.......

此刻的羽还真哀莫大于心死。‘风天逸,你太自私了,你凭什么对着我讲述着对别人的深情......你真的看清了吗!!’

 

“还真??”肩上的力道突然加重。

突然失去了意识的羽还真让风天逸慌了神。“还真!!还真!”。“快来人!!.....”

 

“陛下,陛下?”

“嗯?”

“陛下,您已守在这一个晚上了,奴婢来照看羽大人,陛下去休息吧”。

“不用了,下去吧”。

“是,奴婢告退。”

羽还真依然昏睡着,所幸并无大碍。风天逸指腹细细的描摹着他的眉眼,他睡着的时候总是一副乖巧的模样。

风天逸知道他对自己的心意,不可否认风天逸对他也是有好感,有喜欢的。可那与对于还真的不一样,他对他好确实有出于把欠羽还真的偿还到他身上的私心。风天逸堪堪收回了手,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从一开始就不该给他希望,现在必须做出决断,狠下心来,断绝他的念头。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