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逸真,陈若轩,张若昀,各种衍生都饭。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长歌暖浮生9

部分沿用九州魅族和天文的设定,有私设,比如那珠子是牧云珠的前身。谢谢。


莽莽九州,西穹天处积起万丈高云,四方飘荡着的层层叠叠的云盘踞蜿蜒而上,开辟出一条通天大道,仿若回归鸿蒙初辟,荒墟初裂之时,山雨欲来之势让人寒颤。

双月同轴暗云涌动,摇光九天宇宙新!

南羽都整座皇城都笼罩在深暗的天幕之下,全城戒备,隐而不发。

“都安排好了?切莫大意,不然后果可不是你一人能担起的”。

“谢皇叔关心,都已经安排妥当了。”

展翼台上,狂风猎猎,吹乱了衣袂,叔侄二人看着天穹处,神色凝重。

“......恐怕今夜不太平啊,你吩咐下去让他们都打起十二分精神”。

“........是”。风天逸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眼就看见了那惊现的红云,心下一紧,忽地开始不安起来。

“属下裴钰拜见陛下,拜见王爷。宫外有一人求见,说是有世间极致的宝物献上,非要见到陛下才肯现出。”

“哼,什么宝物我没见过,竟这么狂妄!!! 不见!!”

“陛下,他还说此物认主,且能助羽族百年与星河同辉.......”

“......”叔侄二人面面相觑。

“去看看吧。”风刃觉得事情不简单。说毕,摆驾太和殿。

 

     意料之内,皇宫的戒备加强了,二十四小时不停歇的巡逻以及高密度的布兵,整个皇城都陷入了凝重而沉寂的氛围中。本来还看不出什么端倪的羽还真却在一次偶然中看到了向皇陵进驻的鹤雪士,平常也是有的,但这次数量有些让他出乎意料,毕竟鹤雪士是羽族最精英的战士,他们一般出自羽族贵族上等世家,拥有极强的天赋,同时自幼接受极为严格的训练,曾有这么一说法‘鹤雪士损一人犹折千军’并非空穴来风。这让羽还真不得不怀疑,但要真与鹤雪士硬碰硬,自己绝对占不到便宜,怎么办呢?......

 

“还真啊!!还真??”伴随着‘吱呀’声,雨橦木突然闯了进来,惊得羽还真赶紧将暗箱的门关上。

“啊,哈哈......你怎么来了?来了也不吱一声”。羽还真打着哈哈掩饰着。

“我喊了啊,我都叫你好几声了,你都没应我!!你干什么呢,干嘛这么戒备我?难道.....”

羽还真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难道背着我偷吃了什么好吃的!!”

“.........,没有”羽还真汗颜,长舒了口气。

“还是说正事吧,你来找我什么事?”。

“噢,差点忘了,是主上特命我嘱托你‘你若非什么十分要紧的事就不要踏出这清风苑一步’。你也不要问为什么了,只管听就是了。”

“哦,那陛下呢,在忙什么?”细数起来,羽还真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见过他了。

“陛下啊......,哦,对了,今天宫里来了位白发高冠,苍老干瘦的老者,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直言要面见陛下,据说还带了样了不得的宝物,王爷和陛下都去看了。陛下倒是对他带来的那个什么世间极致的宝物很感兴趣,那老者说是只有看清它的真实的人才有资格拥有它。”

“........”羽还真隐约猜到了那是什么,在宁州居住的那段日子里他认识了不少南来北往的人,听闻了不少九州异志,奇人异事。他就曾听一个魅说过,这世间流传着一个宝珠,据说是用纯剔透之玉雕刻而成,包罗万象,能在不同的星辰之光下映现不同的奇景。异志中就曾有记载待日晷之影移动,越时和宛时交替之时,光影初现,紧接着是重重缥缈殿宇,琼台楼阁......还有记载说在一年明月最盛之时,看到过一位美丽的女子在云端之上挟弓而立,身后是缓缓展开的双翼......最重要的是此珠能遂人愿,但得到它总得付出代价,这代价或大或小,可以是一个王朝的倾覆,也可以是不痛不痒的身外之物,谁也猜不准。这世间多少人对此物梦寐以求,只是上一次出现还是在印池纪,自那后再没有它的下落.......这一次......不知是祸是福.....

“你发什么呆呢?!!快回神!”雨橦木拍拍他的肩膀,顺势躺到旁边柔软的躺椅上,舒服地伸了个懒腰。

“.....没事”。

“!!!你怎么躺下了!!都这个时候了你也该走了吧!”羽还真不想计划再生变故。

“哎哟!!这么急着赶我走。~~忘了告诉你了,陛下可是让我今夜守着你,寸步不离啊。”

“.......!!”‘风天逸莫不是察觉到什么了,这么提防着自己......’

“你别想太多了,陛下是让我来保护你的,你看你眉头都快拧成个疙瘩了”。

“那我今晚就在这外边守着,天色也不早了,你进内室休息吧,有什么事就叫我。”雨橦木打了个哈欠,浓浓的倦意袭来,却还是强撑着打起精神。

“那行,我浅眠,你就不要进来惊扰我了!!”羽还真打定主意无论怎样都得去,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

 

“那这珠子怎么用?”风天逸细细把玩着手中的珠子,似要看透它的玄妙之处。

“陛下,这随缘”。老者答道。

“哦?随缘?”

“是,天机不可泄露,我只是遵从这珠子的意愿来寻觅它的主人,现下我的任务完成了,也该告退了”。还未等风天逸准奏,老者就已经转身离去,侍卫赶紧追上前去,却不过刹那间就已经没了人影......看来这老者不是一般人,他的话也确非虚实。

“皇叔,,你怎么看?”

“我怎么看不重要,而在于你......天逸,你是整个羽族的王,如今这宝珠又认你为主,我只希望你做什么事前都能够掂量清楚,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侄儿知道了。”

 

羽还真一身深紫短打劲装,将暗箱里的一个人偶搬到床上,仔细的掖好被角,放下帷幔。那人偶同真人般精致,当初他本意是照着自己的样子做个人偶以备不时之需,如今倒真是派上了用场。而暗箱里的另一个人不是谁,正是‘风天逸’,要想成功进出皇陵,只怕全靠它了。

羽还真此时非常庆幸自己有这机关天赋,做的人偶真假莫辨,竟助自己成功潜入了皇陵。皇陵内部构造确实无比精巧,也机关重重,但对于羽还真来说要攻克它们也只是时间问题。解机关不难,只是这皇陵太大了,羽还真只能全凭感觉摸索;当看到水晶棺上悬着的萦绕着无数星辰光辉的紫色珠子时,羽还真知道他找到了!!!

 

‘还差最后一点了!!’羽还真同人偶‘风天逸’加快了些脚步,只要走出他们的视野,就安全了些,便更容易脱身,毕竟若要跟鹤雪士当面起冲突,自己只怕不死也要去了大半条命。

“羽还真!!!”羽还真正准备呼下的一口气又提了上来,明明就差最后一点了!!

羽还真回身抬起手按下了流光飞环,幸亏风天逸反应灵敏才没有受伤,羽还真改装过后的流光飞环确实威力无穷!!

“羽还真!!你好大的胆子啊,竟然又敢背叛我!!”羽还真感受到了来自他的威压和怒火,看见了他眼中的不解,震惊和愤怒,看见了他握着鞭子的手曝起道道青筋,但是他已经没有退路了.......羽还真又抬手发射了一波,扔出一个烟弹,借烟幕的掩护展开身后的机关翼逃走。

“给我追!!留活口!!”风天逸紧紧攥起拳头,指甲嵌进肉里,不觉一丝疼痛,他已经麻木了.....

有风天逸的命令在,鹤雪士都不敢下死手,羽还真在与他们混战的时候,多亏身上备有箭弩暗器,才勉强逃过一劫,只是右肩胛处被射了一箭,紧紧地‘吃’进了皮肉里,剧痛蔓延,只能凭借风力才堪堪滑到目的地。

这是天机山,澜州最高峻的险峰,是离天空最近的地方,与双月的天文位置相呼应,自也是星辰之力最强之地。羽还真就将他姐姐的魅实养在了顶峰的山洞里,平日里只靠稀少的灵力来供养。

羽还真艰难的走进石林林立的洞里,本以为一切都要成功了.......

“风天逸!!.....你怎么会在这?!不要啊!!求你放下....放下火把”羽还真颤声哀求。

“哼,我怎么不能在这,你真够天真的啊!!!纵然那丫头嘴再硬,我也有办法让她开口!”

“??!.....你把瑶姐姐怎么了?”羽还真最怕的就是牵连到别人。

“你都自身难保了还有心情关心别人.....!!”

“陛下...请你相信,我没有想要做背叛你,也没有过做对不起羽族的事,我只是想救我姐姐!!......等这些都结束了,我这条命任你处置,还请您不要牵连他人。”羽还真突然跪下,声声哀泣。

风天逸甩鞭缠住他的脖颈,面目狰狞“可笑!魅族都是独立无关的个体,你何来的姐姐?!! 凭什么让我信你”,边说边将火把靠近魅实,魅实受惊开始挣动。

“不要!!”羽还真红了眼,将手里的银针射了出去,银针正正刺进手掌,风天逸下意识地扔掉火把,羽还真趁机松开鞭子冲上前将‘心珠’封进了魅实里。回过神来的风天逸抬腿将羽还真踢开撞到了洞壁上,一口鲜血喷薄而出.....

巨大的魅实慢慢被银光笼罩,星星点点的光点在四周飘荡,不一会,一道裂缝赫然入眼,以极快的速度蔓延魅实。一只纤细的玉手探出裂缝.......二人都愣住了。

“天逸??”少女朱唇轻启,低声唤着那呆愣住的青年。

“雪飞霜??!!......怎么会这样......”眼前亭亭玉立的少女,那熟悉的眉眼,熟悉的声音,不就是雪飞霜吗!!.......她是魅,但她怎么会记得?.....

看到这,羽还真仿觉掉入冰窟,心脏疼得厉害.......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