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逸真,陈若轩,张若昀,各种衍生都饭。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长歌暖浮生8

最后的真真还是原来的真真!!!


犹待旧人归


正值盛夏时节,湛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火热的太阳炙烤着,空气中弥漫着的热浪让人喘不过气来,犹是羽人也有些吃不消。

羽还真摞了下怀里的图纸,加快脚步向清风苑走去。

“诶诶诶!!还真,还真!!”

“若飞??你怎么得空跑我这来了?”

“哦,是这样的,那个羽瑶姑娘说要来看望一下你,但又找不到你,翼澜将军就托我帮这个忙了”。

“是瑶姐姐啊,太好了~~我都好久没有见过她了”。

“好了,你快进去吧,她等了也有一会了,你们可别聊太久啊,我待会还得把人送回去呢!!好不容易可以清闲的小半日就这么耗在这了,唉.......”杜若飞苦不堪言的叹了叹气,也只能认命了。

“哈,若飞,谢谢了!!”

 

“瑶姐姐,若不是你今日来看我的话,我还以为你满心满眼都是翼将军,已经把我给忘了呢。”羽还真小口的喝着碗里的青梅汤,感觉舒爽多了。

羽瑶四处打量着这个屋子,布置虽算不上奢华,但细节之处做得极好,可见其用心。“你少贫嘴了,还说我呢,你倒是说说这羽皇怎么就变得对你这么好??竟然还将这院子送你。还有还有,他干嘛要让你改这名字呢?真是莫名其妙!。”

“额,可能是看在我当初帮了大忙的份上吧.....至于名字吗,我...我也不知道.....”。羽还真觉得这个中关系太复杂了就不打算现在跟羽瑶交代原委了,待以后时机合适了再全盘托出。

“唉,就不纠结这了,瑶姐姐你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吗?”

这可提醒了羽瑶,“羽蓝,再过不久就是明月最盛之日了,到时候是九州星辰之力最盛,也是精神之力最纯的时候,这是帮助你姐姐凝实的绝佳机会啊!!”

九州世界有两个月亮,明月是代表爱情和魅惑的神祗,暗月是代表怨恨和衰老的神祗;双月相互缠绕运行,产生盈亏月相,当明月掩映暗月时,纯精神体能对于世间游散的精神残片引起共鸣,精神体强大的可以从天地万物尤其是星辰中获得力量。

“早在翻阅古籍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但是我现在还不知道‘心珠’的下落啊,不凭借‘心珠’这强大的精神体汲取力量,我也无法帮姐姐凝实......”羽还真越想越沮丧,越觉得自己没用,懊恼的拍自己的脑袋。

“你别拍了,拍坏了你还指望我来救你姐姐不成?!!还有时间呢,总归是有机会的。我最近也旁敲侧击的向翼澜打听了一下,据说这心珠是个邪门的宝物,它本是人的精神之力凝成的,力量不容小觑,能影响周围生物的情感思想,换句话说吧就是能控制生物,鲜少有人能抗拒它的力量。以前也确有心怀不轨之徒盗取这心珠,当然引起了腥风血雨。所以说吧,这藏匿之地一定不一般!!”

“这既然不是一般之物,那拿着它的人岂不是也会受到影响......”

羽瑶抿了口茶水,安慰道“若是心善的人拿了,气运多少是有些影响的;若是心术不正的人,那必将遭到反噬。你也不用太担心,很早以前羽族先祖就曾寻访过强大的秘术师将其封印,若非是双月掩映星辰之力最盛之时是无法使用它的。”

“越是临近双月掩映,皇城的戒备一定会加强,可以注意各处兵力调动警戒情况,希望能由此缩小范围!!”

“羽蓝,行啊你,一点也不傻呀~~”羽瑶拍着他的肩膀很是欣慰,

少年将话含在嘴里咕哝着“本来也不傻啊.....”

 

“但是!!羽蓝,你要答应我,千万不要以身犯险,无论做什么事都要以保住自己的命为前提,不要硬碰硬,好不好??.........你若是没了,那......这一切就没有意义了....”

“瑶姐姐......我......尽力吧...”。羽还真被她这忽然严肃的一番话吓了一跳,感动之余却也不想欺骗她,也做不到。

“还真,羽瑶姑娘,时间差不多了”杜若飞轻叩门扉催促着。

羽瑶将碗筷收拾好放进食盒里,走到门边,却久久没有打开那扇门,“说好了的,你可千万不能食言啊......”

“好......”

少女笑了笑,眼角却早已泛红。‘吱呀’声响起,这一别不知是否还有再见时......

 

已是深夜,清风苑里依然灯火明亮,周遭时光流转静谧,出来散心的风天逸漫无目的的走着,却不知不觉走到了这.......飘摇不定的烛光将少年的修长的身影影射在橱窗上,明明灭灭。繁华落尽,眼前之景忽地让风天逸生出一种岁月静好,心安然的感觉.......

“你在做什么??这么晚了还不休息。”眼前的少年完全忘我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陛下!!好久没见您来清风苑了。.....~~陛下快看,快看这只传音蝶,它能...”

“尺素.....!!!”话还没说完手中的蝴蝶就被抢了去,风天逸瞳孔骤缩,震惊的看着他,这尺素竟与那羽还真做的一模一样........

“你哪来的?”

‘羽还真’吓得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陛下,怎么了吗?....这我自己做的啊,我也是突发奇想就做一个看看.....有什么问题吗?”

风天逸扯过他的手腕将人拉近,搂过他的腰身,右手捏起他的下巴,俯身靠近,逼他直视自己,两人四目相对靠得极近,羽还真能真切的感受到他灼热的呼吸和热切的眼神,只是那眼神更多的是探究的意味......

“陛下?!!......”羽还真嗫嗫嚅嚅的提醒他。

望进那双清亮的眼睛,那些被尘封的过去,又一点一点的展现开,风天逸忽然发现,自见到这个少年伊始,他就总是将羽还真的身份代入,但越相处就越是分得清,也越是明白眼前的这个人终究不是他.......

“.......没什么.....你早点休息吧”。风天逸放开了手,垂下眼睑,隐去愁绪。

羽还真一愣,陛下最近怎么这般奇怪,总是欲言又止的样子,眉目间也总是流露着淡淡的忧伤,莫不是为政务所累?

“陛下,陛下,等一下!!”正要迈出门去的风天逸堪堪收回了脚。“嗯??什么事??”

“......额...”羽还真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叫住了风天逸。尴尬之中四下乱瞟,却见窗台上柔纱般融融的月光,灵光一闪!!

“!!陛下,今晚月色不错,天也凉快,额,若陛下不介意的话,属下愿带陛下去个好地方。”

“好地方??”。‘南羽都还有什么好地方我没去过.....’风天逸暗自诽腹,但这夜景却实不错,值得一看“楞着做什么,带路吧。”

 

“......这就是你和我说的好地方....”风天逸无奈地将被风吹得四散的鬓发捋到耳后。这不就是星辰阁后山吗......自己都来了百来回了,能看的也早看腻了。但这也不能怪羽还真,毕竟现在的他对星辰阁是一无所知。

羽还真深吸了口气,骄傲地挺起小胸脯,“嗯!!怎么样,陛下。居高望远,视野广些,这夜景是不是很好看!!”。

“额.....,就是风有点大”说着赶紧将被吹进嘴里的发丝吐了出来。

风天逸也懒得拂了他的兴,低头在一块巨岩旁摸索起来。

羽还真探过身去,“你在找什么?”话音刚落,就见风天逸就从土里摸出了一坛东西。

“这是??”

“这是仙桃花叶,好东西!!可以和西荒酵母,东海原浆媲美,要尝尝吗??”

“真的吗??但是……这是陛下你珍藏在这的吗??”

“……不是”。

“陛下,这怎么行呢。这么珍贵的东西还是放回去吧。”

“少废话,让你喝就喝!!!”反正星谷玄师叔埋了不少,也不差这一坛。

闻着甘冽的酒香,羽还真还真有些馋了,最终还是接过了风天逸递过来的酒坛,凑近深嗅了一口,“好香啊”。轻饮了一小口,咂咂嘴,感觉还不错,便放开胆仰头喝了一大口,琼浆沿着嘴角滑落,晕湿了一小片衣领。

风天逸讶异,伸手夺过酒坛,“看不出来你还挺能喝啊,但这难得的琼浆玉液,当然得细细品味,哪能像你这么牛饮。”

两人就这样坐在巨岩上,伴着这无边风月,品着美酒佳酿,好不惬意!!

“陛下,你舒心些了吗?”

“.......”。原来这家伙还挺关心自己的。

“陛下,你是个好帝王!!....嗝~~,你应该多笑笑啊,你笑起来很好看啊~~嗝.....真的!!!”

“.....呵呵呵,陛下,陛下~~有没有人跟你说过,嗝~~....你生气的时候,皱起眉毛,好像雨橦木养的小二哈啊?哈哈哈,它可好玩了...哈哈哈”少年迷迷瞪瞪的胡言乱语,完全不知道自己处于什么样的境地。

“噗....”本来还欣然于他前面的赞美,下一秒就被他这番话气得将这最后一口佳酿给吐了出来。

“羽还真!!!”风天逸扳过他的肩膀,眼前的少年往常灵动的眼睛此时却迷离缥缈,白皙的脸颊也染上酡红,嘴唇尤显红润,发丝零零散散的飘落,褪去了以往干净的气质,更添几分媚态,越瞧越让人觉得欲罢不能。风天逸看得有些痴了,竟忘了要说什么来着。

“嗯~~陛下,酒呢,我还要喝!!我还要喝~”羽还真难受的扭着身子想挣脱他的手。

“还喝?!!你都醉成什么鬼样子了!!酒量一般,还要贪杯,你是存心要气死我吗!!!”

迷糊中羽还真觉得眼前有好多个风天逸在晃啊晃,但他还是眼尖的看见了那人嘴角若隐若现的晶莹。“是酒哈~”。

“我要喝酒!!”。羽还真嘴上嚷嚷着,却也真的这么干了。

怔楞间,风天逸感觉到湿润温热柔软的物体舔过自己的嘴角,那人还意犹未尽般来回舔舐着,风天逸几近沉沦,正欲回应.....猝不及防就被推开了,只见羽还真咂咂嘴,努力的将视线聚焦,嘴里不停的念叨着“酒呢?......刚刚还在的??嗯?.....”

“.........”‘敢情这家伙是喝魔怔了....怪我太自作多情......’风天逸无奈抚额,手一松,羽还真就直直的倒下去,惊得风天逸赶紧又扶住他,这是醉得有多不省人事啊.....。

“羽还真,真有你的啊!!我还没见过谁家的下属是由主子来伺候的。你可真行啊!!.....”风天逸相当不满的捏了两把他的脸。本想就这么把他扔在这不管了,但要做起来还是有些于心不忍。

夜风凛凛,吹久了容易着凉,风天逸解下披风替他系上,认命地将他背起,虽说小家伙平常吃得不少,看起来圆乎,这要真掂量起来却也不重。

“陛下........对不起.....”风天逸停了下来,将他往上托了托,听见他的呢喃不禁疑惑,“羽还真,你又背着我干了什么‘好事’......”却久久没有听到身后人的回应,想来是还没清醒过来,梦呓罢了。

冷风拂过脸庞,散去了几分醉意,“.......陛下,如果我哪天做了对不起你的事.....请你相信......相信我永远不会背叛您,也永远不会背叛羽族,....等结束了我...这条命再任您处置.....”羽还真用极细微的声音喃喃着,他本就不指望风天逸会听见,眼底却是无尽的落寞。羽还真将头伏低完全依靠在风天逸身上,指尖捻着他的发丝,在心底一步一步的数着步子,清风苑说远不远,此刻他却希望时间能放缓,这一路能再长一些......

皎皎月光洒落,渐渐将身影拉长,若隐若现间,二人越走越远..........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