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逸真,陈若轩,张若昀,各种衍生都饭。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长歌暖浮生7

何以天涯共白首,纵然相思也徒留。


“皇叔?这么晚了有什么事还需劳烦您跑这一趟?”刚回宫的风天逸看到殿前负手而立的风刃有些吃惊,毕竟风刃不再接触政务已经好多年了,叔侄二人也鲜少见面。

“这话该我问你才对,这么晚了你这是刚从何处回来?”风刃上下打量着他。

“.........”

“去见‘羽还真’了吧!!!”。

“......皇叔您都知道了又何必再多此一问呢。想必近日跟踪羽还真的神秘人也是您派的吧。”

“我若不问,你是不是打算就这么瞒着?!!.......”风刃蹙起眉头有些愠怒。

“皇叔言重了,他不过一个普通的魅灵不足以造成什么危害,更何况......他也不是羽还真.......”

“天逸,不管这是不是的巧合,但他终究是个外族,立场不明了。他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你别忘了天空城那一役是.....”

“好了,皇叔.......别说了!!”风天逸颤声打断。

就如羽还真的机关天赋般像把双刃剑,用好了那就是造福四海,用不好说不准就是生灵涂炭。

“天逸.....我希望你不要感情用事,当断则断!!!他若有什么异举,定当要格杀勿论!!”风刃手抚上他的肩膀,“你若下不了这手,那就让我来做这恶人。”

“!!皇叔,我自有分寸,请您不要插手!!”羽还真被风刃毁去手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他不想重蹈覆辙.....

风刃手上使了劲捏住他的肩膀,冷下声来“天逸,你要知道,越是帝王,越是容不得‘性情’二字!!”。言罢,转身拂袖而去。

风天逸站在偌大的殿前,久久没有动静........

 

 “陛下,这是要去哪啊?”羽还真一大早就被传唤到宫中,跟着风天逸在这后花园中兜转了好一会。

“去见两个故人”。

‘故人?......’羽还真四下张望,果真瞧见湖心亭中有一白一粉的身影。

那穿着粉色纱裙的女子也远远的看见了自己,迈着小步子跑上前来,她身后的男子神色张惶,“苓儿,你小心身子,慢些跑!!苓儿,苓儿!!”

莫名的熟悉感涌上心头,直到被那女子一把抱住,羽还真吓了一跳才回过神来。

“还真,还真!........太好了,还好你还在.....呜呜呜......”女子抽抽噎噎的哭着,无比悲恸。

少年神情慌乱,不知所措,双手尴尬的不知要放到何处。

“你切莫太过于悲伤,于身体总归是不好的”。说着风天逸便将易伏苓拉开,少年微微挪了挪身子,躲到了风天逸身后,眼里是无法忽视的疑惑和戒备。

看到这少女更加伤心了,伏在身后白衣男子的胸膛哭得更凶了,男子心疼的揽过她的肩膀,轻抚着她的后背替她顺气,“苓儿,别哭了,悲伤过度对孩子不好。而且.......他不是还真啊.......”男子眼神复杂的看向‘羽还真’,欲语还休......

两人自从收到风天逸的消息了解了来龙去脉之后,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无论是巧合还是天注定,二人都想来见这一面,当是圆了这多年的念想吧.......在来南羽都的路上两人都做好了心理准备,只是多年又见旧人容颜,却非复往昔,难免不触景伤怀,悲恸不能自已。

‘羽还真’既感动又酸楚,感动于那个羽还真有这般至真至性的好朋友,酸楚于这些眼泪终究不是为自己而流,自己只是生了这幅容貌,享受着本属于别人的关怀。

‘羽还真’落寞的垂下眼睑,沉浸于悲伤之中,却被手掌心的温热的触感拉回了现实,风天逸的手牵着他的,隐在宽大的袖袍之下,这让羽还真感到莫名的心安,心底的阴云也散去了大半.......眼前的青年有着标杆般笔挺的修长身材,深邃幽蓝的双瞳,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唇紧抿着,身上是与生俱来的帝王的威压,少年怔怔地看着,袖袍下久久被牵着的手也忘了去挣脱。

 

“这个糖蒸酥酪好吃吗?这些都是我从宫里给你带的人族的特色点心,好吃的话你就多吃点,还有这个七巧点心,还有还有....”

“嗯嗯嗯,够了,额~....谢谢,谢谢皇妃!”少年嘴里塞满了糕点,两颊撑的鼓鼓的,一脸餍足。

“别叫我皇妃,多见外啊,就叫我苓姐姐吧,你以前也这么叫的......”

一直埋头吃东西的少年忽地抬起头来,“.......没事没事”,易茯苓摆了摆手,眼神躲闪着,“你吃吧,你看你都瘦了!!风天逸是不是待你不好??是不是经常奴役你??!!”

“没有,没有!陛下待我已经很好了。让我留在机关处供职,又赏清风苑给我住,还送了好多珍贵的材料给我.......”少年眉毛上扬,脸上不自觉的洋溢着笑容,“哦~~~”易茯苓将他的一举一动都看在了眼里,脸上似笑非笑,仿佛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你倒是真宠着她,这胖了可不止一圈了”。

白庭君一脸柔情的看着湖岸上的女子,“有什么关系,还是胖些丰润些好看,再说了我就这么一个妻子,不宠着她宠着谁..!!”

“.......哼,够了啊,都多少年了还腻歪不够!!.....”

“呵呵呵,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这后宫还虚着??我可是听说了你的臣子隔三差五就上谏一次让你开枝散叶啊。”

“......我怎么不知道你这般八卦....,我....”

“好了,你也别拿你那什么政务繁忙来敷衍我了,如今你们羽族民丰物足,国泰民安,光风霁月,还有什么能让你忙到抽不开身,不过都是幌子罢了”。白庭君看向他的眼神满是戏谑。

以前他以为风天逸是个冷情凉薄,对情爱之事没兴趣的人;到如今才发现那只是因为没遇到合适的人......又或许天性使然,即便是在爱的人面前也依然隐忍克制。虽然以前两个人都不对付,但有句话说得好‘不打不相识’,经历了这么多风雨,两人也算是难得的至交了,在有些事上他终归是希望风天逸能够看清自己,坦然面对。

 

风天逸收回了一直看向远处的视线,最终定格在了那个笑得眉眼弯弯的白净少年身上.....有些事还真的就是说不清。

 

欢聚的时间总是这么短暂,离别的时刻总是这么快来临。

 “你不用难过,日后再见面的机会多的是”。羽还真有些失落,难得交到的这么好的朋友这么快就走了。

羽还真一听就来了劲,“真的啊!太好了!!”

“那丫头都跟你讲了什么??”怪不得风天逸疑心,毕竟易茯苓还真不是省油的灯。

“苓姐姐待我很好啊,不但给我很多好吃的,还跟我讲了很多人族好玩的事........她还跟我说‘如果陛下那一天对我不好了或者我过不得不顺心了就去霜城投靠她’”羽还真学着易茯苓的样子一板一眼的说了起来。

风天逸驻足,抬手捏住了他的下颌“......什么!!!..我对你不够好吗??你还想吃里扒外??”

“没,没有啊,都是说着玩的,我哪敢啊,而且陛下待我真的不错啊,我一定会尽我所能回报陛下的”。

“哼,算你还有些良心!!”说完就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了。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