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逸真,陈若轩,张若昀,各种衍生都饭。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长歌暖浮生3

我......是个取名废,所以对前文的名称做了改动,选择按九州羽族十姓来取,部分参考九州羽族历史。


羽蓝和羽瑶两人自宁州的东南丘陵森林出发,跨霍苓海峡,又走过擎梁半岛,最后一直沿着销金河一路向下,一路上或曲水环绕或林莽萧萧,总之道路难行。两人日夜兼程才在盘缠用尽前堪堪到达南羽。

南羽都这座诚.......千年来这座城市的辉煌与文明,张扬与柔情,渗进了羽人的血脉里,烙刻在他们的骨头上,所以即使在它即将被倾覆时,也没有选择放弃.......

待两人进入都城时已临近日暮。南羽都内,八街九陌,井然有序,街道两旁店肆林立,薄暮的夕阳余辉淡淡地普洒在红砖绿瓦或颜色鲜艳的楼阁飞檐,给眼前这一片繁盛的南羽都增添了几分朦胧和诗意。街道上依旧车马粼粼,南羽都坊市间的摊贩犹不曾撤去,喊出一声悠长的调子,不急不躁的将时光拉长。

由于身上盘缠所剩无几,两人不得已先找了个简陋便宜的小客栈住下。

次日,羽还真百无聊赖的在门外等着,都快打起盹来了,羽瑶在屋内细心梳妆打扮。薄粉敷面,雅致的玉颜上画着清淡的妆容。身着淡绿色长裙,袖口上绣着淡蓝色的三色堇,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外罩清浅觳衫。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举手投足间婀娜多姿。有道是‘女为悦己者容’,也就大抵如此吧。

伴随着‘吱呀’声门被推开,清脆的声音传来:“好了,走吧!!”

羽蓝一个激灵,眨了眨迷蒙的双眼,一阵惊愕,........爱情的力量果然伟大。

两人结伴走在街道上,一路上引人注目,少年清俊如诗,少女轻盈灵动,婀娜多姿,当真是般配的一对。........

“瑶姐姐,你就这么无故的出现在他面前,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而且万一,万一他有心上人了呢,你要如何自处?......”

本来满心欢喜的羽瑶此刻被泼了冷水,轻蹙眉头,不奈的挥手打断他“好了,好了,不要再说了,有还是没有到时候一问便知,还有谁说我没有原因了......我这不是拿着信物来兑现承诺了吗.....”边说边扬起手中那块纹饰复杂,莹润如酥,泛着浅青色的羊脂白玉,在阳光的照耀下,通透晶莹,一个‘澜’字依稀可见。

雪家还在的时候,翼家处处收到打压,期间屈辱尝了不少,如今雪家已被满门抄斩,不复存在,本就实力不可小遽的翼家理所当然的重登高位,若说翼家家主还是翼珏,风天逸心里还是忌惮的,小时候他曾见过他,狠厉,野心勃勃,城府高深。不过后来终究不不敌雪家的小人阴险,死于非命。如今翼家的家主是少年老成的翼澜,为人正直,稳重,谦逊有道,跟他父亲简直是两个极端.......两人私底下不以君臣之称,以知己之礼相交,风天逸赞赏他的能力,也相信他的为人。

放眼南羽都,没有人不知道翼家,所以要找翼家的城府倒也不是什么难事,二人四处打听,兜兜转转,没多久就找到了。在风景秀丽的南羽都的西南方,有一条静谧悠长,绿柳荫荫的街巷,在这条街巷之中,就坐落着一座王府。占地广阔,纵向延伸,极尽奢华。两人沿着朱墙走了好一会才走到正门的位置。当真好不气派!!!朱红色大门透着古朴的庄严,外面还有不少官兵把守,还没走近几步,箭弩就对上了眉心,两人只得讪讪的退到几里开外。

“这可怎么办啊.....?”千里迢迢来到这里,难道连一面也见不上吗?.....羽瑶一脸懊恼,气得跺脚。

“放心吧,瑶姐姐,或许我们可以在路上截堵啊,或者....(夜潜??)羽蓝赶紧住了口,这风险太大了......“总之一定会有办法的!!!”信誓旦旦的拍拍胸脯打包票。

“吭哧吭哧......”‘哗.........’一阵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传来,伴着铠甲摩擦的声音,铿锵有力。人群突然拥挤起来,两人被推搡到了一边。只见远处的穿着银色铠甲的士兵分列在两侧踏着紧凑的步伐匆匆来到,仿若两堵城墙,将无关的人拦堵在外围。紧跟在步兵之后的是骑队,.......不一会,七八个轿夫抬着一顶银顶黄盖红帏的轿子稳稳走来,看这排场甚是贵气。朱红色帘子被撩开,青年袍服雪白,一尘不染,墨发用无暇玉冠了起来,目光清朗,剑眉斜飞,器宇轩昂,一看就是成大事者,有领导者风范。

“是他,是他!!·~~”羽瑶雀跃道,双手紧紧的抓着羽蓝的手臂,视线却不曾离开他。正欲高声呼喊他的名字,谁知道那青年一下轿子就步伐匆匆的走进府邸。........大好机会就这么错失了。

羽蓝见她这般失落也不知该怎么安慰好......

“听说明日羽皇陛下要来游历这浔郁江,翼将军要全程护驾,看来是真的了,这将军甚少回府,除非是有要紧事,想来今日也是顺路回了一趟吧。”

“那可不是,我可听说那陈大人近日请了全都城最好的舞娘来指点指点自己那宝贝闺女,都在人前打点好了,这才有机会在歌舞助兴时让自己闺女来领舞,这明显就是想要跟皇族攀亲........哼!!!”另一人反讽不满道。

“成不成还说不定呢,你说这羽皇是不是........不然怎么这么多年了都是孤身一人,不曾娶妃?”又一人掺和道。.........

二人正一筹莫展,却听见三三两两的大老爷们在那八卦云云。听到了关键信息,瞬间来了劲,打起精神,心里都有了个大概。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