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逸真,陈若轩,张若昀,各种衍生都饭。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放飞自我,时间有点赶,估计有虫,所以欢迎 捉虫!!

“羽还真!!!!说说!!这是怎么回事?!!”风天逸修长的手指戳着羽还真的额头,两眼却在跪在他旁边的另两个人身上来回审视。......不,准确的来说,这两个人也是羽还真,除了性格无一差别.......

羽还真被戳得直往后仰,本来上扬的眉毛下塌,委委屈屈,眼角泛红“陛下.......我也不知道会变成这个样子,我真的不是有意毁坏花神佩的........”

昨天花神佩才刚被毁,今天就出了这档事,风天逸只觉得烦躁,心下大火,正欲发怒,对上另一个羽还真(哭唧唧真)泫然欲泣的双眸,眼眶红红,眼泪要落不落的样子,微乱的发梢搭上前额......倒有几分娇媚惹人怜惜的韵味。......风天逸确实被惊艳到了......觉察到自己不正常的心理变化,便赶紧收住,自己一个堂堂羽皇,什么样的仙人之姿没见过,一个羽还真怎么能入得了他的眼!!

“陛下,陛下,还真哥哥真的不是故意的,您别生气了~~”

看到另一个羽还真(兔子真)慢慢的挪着膝盖上前来,抓着自己衣裳的下摆,语气里带着俏皮,蓝瞳清澈明亮,眼里满是崇拜与痴迷,风天逸嘴角抽搐.......‘这羽还真竟对本皇存了这般心思?......’

风天逸满面疲惫,抬手揉了揉额间皱起的眉,转身坐回椅子上,‘事已至此,在没弄清为什么花神佩被毁而造成这幅局面的原因之前什么也做不了’。

“你们这情况若被其他人知道了必定会引起骚乱,所以除了本体以外的其他人都不准走出清风苑,我会安排雨瞳木接手外面的守卫工作,你们两个最大的活动范围只有这个院子,若让我发现你们违抗命令,我一定让你们生不如死(.......在床上........??)!!”

羽还真觉得很扎心,平白无故多了两个自己,跟自己抢饭食,抢床位,最难过的是当他看到这两人顶着自己的脸一个整天哭唧唧,跟水做的似的,一个欢脱如脱缰的野马,这些都是在他前十几年的生命里不曾有过的........就感到莫名的羞耻。但平心而论,他感受到了家的温暖,有了归属感.......

风天逸这一生注定不会顺遂,自小便被灌输着帝王无情的理念,到十岁的时候清风被熬死了,再到长大后朝政一直被皇叔把持着,自己就是一个没有实权的傀儡皇帝,处处受到压制,就连雪凛都敢在在自己面前趾高气昂。他知道自己就是那只还不会飞的雏鹰,即便父皇死了还得让风刃去压着他,所以自己要么像清风一样被熬死,要么就成为一个真正的羽皇。

看来雪凛是按捺不住了,最近愈是频繁的在朝堂之上公开顶撞自己,只可恨时机未到,自己还不足以抵挡,只能将这满腔的怒火生生忍下,借酒消愁。.........

祁阳宫内酒气弥漫混着香炉里逸出的若隐若现的熏香倒成了浓烈的催情剂,风天逸只觉得浑身燥热,手胡乱的扯开领口的衣服,........不够,身体里的欲望在叫嚣着.......脸上传来了冰凉的触感,风天逸下意识的贴上去,想让那冰凉抚慰身体的躁动。

“陛下,陛下~~你怎么喝了那么多酒啊,你不开心吗?~~”萌兔真睡不着在屋里晃荡了会,看羽还真完全沉浸于做机械翼,完全没发现自己没睡,这才偷跑出来玩,悠悠的闲逛着,这一逛就逛到了祁阳宫来了。一开门就看见衣衫凌乱的风天逸倚靠着柱子坐着,两颊泛红,眼睑微垂,但眉间英气不减,甚是好看!!

软糯糯的声音传来,风天逸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努力的睁开迷瞪的眼睛。

“羽,羽还真?.......”

“嗯.......是....又不是......”萌兔真正在纠结要怎么说清楚好呢,突然后背一痛......自己已被风天逸推倒。风天逸二话不说对着那喋喋不休的红润的嘴唇吻了下去,先是轻吻,慢慢品味描摹着他嘴唇的轮廓,趁羽还真迷糊失神的一瞬扯开腰间的衣带摸上腰间的痒痒肉,指腹轻轻地摩挲着........“嗯~~嗯哼~陛下.......”羽还真惊呼,风天逸趁虚而入。左手抓住他不安分的双手抵在两侧,右手顺着已经松散的领口将衣物拨向两边,从细白的脖颈吻到精致的锁骨......就让我陪你沉浮欲海......一室旖旎,春光无限。

两人在地毯上做了一遍,风天逸怕他着凉,又将人抱回了床上,......情动不能自已,就又来了一遍,......“嗯哼.....陛~陛下~.....快放开我,我,我知道错了~......”风天逸坏心眼的握住他的火热堵住不让他释放,羽还真被快感压迫得快要攀上顶峰,但风天逸偏偏不让他如愿,难受得紧不住的扭动身体。羽还真欲哭无泪,‘做运动’的时候无意中瞟见风天逸的胸膛,不过无意识的说了句“.......~陛下,......你的胸好大.....”,风天逸就发了狠似的顶着他......

“你自己作的,怎么都得受完。”风天逸还是没放开,羽还真被弄得一塌糊涂,眼角发红,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淌,风天逸俯身亲亲他泛红的眼角。

“你怎么也这般爱哭......跟那个一样,水做的吗.....?.....”敢情风天逸就知道了他是那个萌兔真,亏自己还愁着要怎么解释呢.....

天色刚刚明亮,羽还真正好做完机械翼,起身伸了个懒腰,‘吱呀.......’木门被推开。这就尴尬了,“你......你不是在里面睡觉吗?....”羽还真目瞪口呆边说还边回头看了看里屋

“额.......我.,我....”

羽还真定睛瞧着他看他能瞎扯出个什么理由.......却瞥见细白的脖颈上明显的‘草莓’......

“你昨天去哪了?!!!!........”看到这,羽还真虽没接触过情事,但这些他还是懂的,他很生气,嗯,很生气!!!!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