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逸真,陈若轩,张若昀,各种衍生都饭。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长歌暖浮世(2)

有ooc,沿用九州中魅族的一些设定。标题终于吐出来了。


白云苍狗,千帆过尽,不管前半生有多么戏剧化的经历,终究会湮没在时光里,归于平静。就如现在般,南羽都免于浩劫,风天逸重掌实权,雨瞳木这些心腹们依然忠诚的跟随着自己,白庭君易茯苓喜结连理,人羽签订和平条约友好往来.......唯一不同的是再没有雪家,不过是又添了两座新坟......

夜色朦胧,半个月亮斜挂在藏青色的天幕上,小院笼罩在凄清的月光下,如时间卡壳般宁静。

‘啪’......一声脆响划破寂静的夜空,雨瞳木瞬间惊醒弹跳起正欲冲进屋内,手还没摸上门栓就被厉声打断“我没事,不许进来,快滚.......”。雨瞳木苦着一张脸垂下手,还是不放心,在门外踌躇着。

月云奇凑上来拍拍他的肩“陛下又在喝酒了?.....这都第几次了?.....唉,自那一事后每年都要来一遭。”“还是快走吧,别又惹陛下不快.。”......

屋内酒壶碎了一地,空气中弥漫着甘洌的酒香,风天逸依靠着柱子席地而坐,仰头又豪饮一口,接着又将酒壶扔了出去,眼神带着狠厉,‘你死便死,与我何干..不过是罪有应得....为何要缠着我不放..!!!’当真是无关?当真是罪有应得?又是谁在缠着谁?

一瞬而过的狠厉,眼睛便失了清明,温热涌上眼眶,抬手覆上,嘴角牵出一抹苦笑,一滴晶莹落下,终究是挡不住。风天逸不敢入眠,尤其是每年的这时候,因为梦里总是羽还真怀抱天空之眼坠落的场景,如一片凋零的落叶,就那么直直的坠落大地,身下晕开刺眼的红,抓着天空之眼的手早已因高温的灼烧而白骨森森.......一次又一次的重复,每每在深夜惊醒都是一身虚汗。都过了这般久了,梦魇还是没有完全摆脱。为何偏偏会是他........

自互换命格后,他对易茯苓就没有了那么深的执念,他自己也捋了一下自己对易茯苓确实没有男女之情,与雪飞霜有的也只是兄妹之情,而到了羽还真这却连一句敷衍的话也扯不出,上司对下属?.......摸摸良心,羽还真还活着的时候,对他的那点好不过是为了更好的利用,再者就是拳脚相向和言语上的辱骂.......。最后羽皇陛下.......将这一切都归咎于是对他的愧疚。这么站不住脚的理由他却信得死死的........如今人已逝,一切都已过去,一切都已来不及,纵然他权势滔天,又要去向谁弥补呢!!!

 

你孤坟冷落,我孑然一身,我以余生的光阴祭你。

 

“去还是不去?倒是给句话啊”。羽瑶葱白的手指轻扣着石桌,秀眉微蹙,恙怒道。少年拨浪鼓似的摇着头,神色紧张,“瑶姐姐,宁州离澜州路途遥远,而且路上也不太平啊!!实在是太危险了,而且师父,师娘肯定是不会答应的!!”

“这不是还有你吗,你会机关术,肯定能保护我的是吧”!

“可是.......”少年还是不放心。

“好了,不要再说废话了......我就问你你还想不想帮你姐姐早日凝成实体了?你也知道那只虚魅精神力这么微弱,单靠宁州的灵气肯定不足以抵挡荒的吸纳之力,迟早是要消失的!但我听说以前曾有魅族进献过心珠给羽皇,这心珠由强大的精神之力凝聚而成,肯定能帮你姐姐快速凝实,再说了,那只虚魅从澜州而来,说不定还能在那找到一些你姐姐的精神游丝。还有呢澜州机关术发达,你要是去了那一定能学到不少东西。这多好啊!!”少女美滋滋给他细数着其中好处。

“好!!!我去。”少年心动了。

夕阳落在院子的角落暗香浮动,稀薄的空气被染上一层素淡的温煦,飞舞的莹尘化成了天边几抹微红的霞光。

“瑶姐姐......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去澜州?看着出神的少女,羽蓝慢慢的开口。

“因为........想去见他啊~~。”心里盛满知足,脸上不自觉的浮现笑意。

没错......这是一个老套的故事,这个姑娘像话本里的许多女孩子一样对一个因追杀落难的将军......一见钟情了。将军说了会报答她的,却没有说过要给她许诺一生的承诺。但她觉得这就是爱情了吧......所以她要去找他,既然你不来,那我便寻你去。她知道他在澜州,她知道他叫云澜,是个贵族........起码范围缩小了,总会寻到的。

“爱不是有多么喜欢,而是有多依赖.......”少年呢喃着。

“啊?~.....你在说什么?.......”一回头就看见羽蓝失神的自言自语。

“没,没什么.......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蹦出这话来.....”。少年抚了抚因心脏剧烈跳动而起伏的胸口......

待将容器裹了一层又一层后少年这才拜别老头和师傅,心满意足的上路了。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