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逸真,陈若轩,张若昀,各种衍生都饭。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长歌暖浮生1

有ooc,沿用九州魅族的一些设定,文笔一般求轻拍



空山新雨,竹林深深,几滴水珠顺着竹叶溅落在石板道上。

一人身着蓝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百褶裙,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梳垂挂髻,斜插着碧玉发钗,踏着青石板路翩然而来,竹叶错落,隐有阳光透出,将那斑驳光圈映射在泥泞上。待瞧见院子里一着水青色衣衫的少年晃着小脑袋对着手里零碎的物件敲敲打打的,头上娇俏的辫子也随着一颤一颤的,不禁放轻了步子,蹑手蹑脚的走上前去,纤手正欲搭上男子的肩膀,少年却突然回头,咧着嘴笑,一副‘又被我发现了’的欠揍表情。“瑶姐姐,你可有给我带了什么好吃的?少年目光闪闪,眼里透着殷切的期盼。

少女的纤手顺势捏上了男子还算肉乎的脸,劲儿使大了,惹得少年一脸的控诉,却也不敢拍开她的手,“你是猪吗,这么能吃.......这午饭不才刚过没多久吗.......难不成你上辈子是个饿死鬼?”......!!!少年也很难过,虽然并不觉得饿,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总觉得想吃......像是上辈子给饿怕了的样子。魅虽不具有从前的记忆,但很大程度上会保留有精神源头的性格痕迹和特性,所以少女的话也不无道理。少女无奈的松开手,把桌子前的零碎玩意拂到一边,坐在微凉的青石板凳上,拿出一个油纸袋,瞧见青绿色裹着椰丝,散着甜糯气味的的糯米团子,少年的双眸一下子亮了起来,手往身上擦了擦就伸进袋子里抓了个大团子往嘴里一塞,手上也不停的往袋子里伸着,双颊一鼓一鼓的......那感觉......就像是护食的仓鼠。

羽瑶第一次遇见少年是在宁州北部的森林里,距离现在不过一年的光景了,十五、六岁的年纪,好奇心正强,看见闪着光的精灵像点点光源似的飞聚在一块涌向森林深处,她也跟着跑了进去。宁州的森林寂静而古老,有时会看见精灵们闪着光围着巨树跳舞;有时会看到体型巨大的灵兽在觅食;若幸运兴许还会碰到吸取林中气雾的魅在此凝结.......结果她就在这闪着精灵光芒的林间碰到了裹在厚茧里的魅,以朽木为壳的魅实被青藤牢牢地缠在树上,隐在宽阔的树冠里。感觉到有生人的气息,魅实微微晃动,不过一会,一道赫然的缝隙自顶部裂开延续自底部,一颗小脑袋从里边探了出来,粉白的脸,长长的睫毛,瞳蓝的眼睛,像极了人参娃娃。这一年,一只魅和一个羽人就这么相识了,女孩还给少年取了个名字.......叫.......羽蓝。

羽瑶将羽蓝带回了村子,她认识一个特别厉害的由虚魅历练而成的豢幻师,他养有不少的幻兽,还擅长多种秘术,说不定能帮得上羽蓝,抱着这样的心理她便带着少年找上门去。这豢幻师已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头,胡须老长,脾气还古怪,这也多亏自家父亲与他相熟,自己少时又常串门,老头这才不排斥自己。

豢幻师第一次见到少年的时候倒是挺震惊的,毕竟按理来说,凝聚时间虽按所凝个体的大小及复杂程度及生长环境还有精神力的强弱而定,但一般都需要十年左右,而少年只用了三年,而且肉体与精神的结合效果也出乎意料的好,所以他这也才能十分精确的控制身体。看来少年死前怀有很深的执念,以致于精神游丝没有那么快逸散,所以精神力才这般强,而这恰好被魅捕获。再者就是自星流花神现身后,十二主星组成的循环巨轮就经历了一次大变动,大地上的万物也都受这个星轮的影响,宁州的灵值也不断上升,已快攀到峰值。而魅为了防止虚体被荒吸纳不得已聚集到宁州密林深处,希望能借助宁州充裕的灵气快速为自己凝聚一个实体,毕竟一个不断游荡而不凝聚实体的魅只有消失一个结局。

在豢幻师的调养下,没过多久羽蓝便可如常人般正常生活,但是身为魅族的身份还是得保密的,魅族向来不受待见,一旦被发现通常多是被驱逐的下场,在人们眼里,它们没有自己的社会,只能幻化作异族的模样存活,很是让人不齿,再者就是抱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愚蠢想法。

少年养好身体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向老头求了个能束缚虚魅的容器,又进了森林的更深处,从那里的深谷带回来了.......一只虚魅.......据说是他姐姐。魅和魅之间能以某种感应达成极简单的潜意识交流,虽然凝成实魅之后身为虚魅时的感知能力和对其他生物的魅惑影响力被实体的五官覆盖了,但至少在精神层面还是能探查出对方的下落的。......羽蓝确实是一只很特别的魅,虽然形魅对他们所处虚体时期的记忆模糊,感觉像幻梦一样,而他不同,他保留了精神源头的一些记忆,以至于成了实魅之后无比的执着于让他姐姐也凝成实体.......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