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逸真,陈若轩,张若昀,各种衍生都饭。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情归何处(下1.0)

.......ooc私设众多,文笔不行,打斗的场面简略带过,磕逸真磕到嗨!!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独断凭栏,无限江山,不知人何处。乌云蔽月,人迹踪绝,说不出的如斯寂寞。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不是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但羽还真不论是生是死都不曾入梦来,让这本就孤寂寒冷的夜更加难熬。黝黑古迹斑斑的城墙在斑驳的月色下泛着渗人的凶光,寒风呼啸而过,扫过风天逸缀有绒边的大氅,左手轻抚上右手腕,摩挲着银质的手环,一寸一寸的感受着其中的纹理.......不禁想起了亲昵的时候,把玩着羽还真的带有薄茧的手时的触感。只是那人如今却不知何处,是生是死?派出去寻人的人马至今都还没有消息,众人多叹惋道羽还真只怕是落得了个尸骨无存的下场。绿萝已经不晓得第几次哭晕过去了,羽还真在她年幼最落魄无助绝望的时候投来关怀给予帮助,绿萝一直觉得这第二条命便是羽还真给的,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她无法想象他家这么心善乖巧的公子就这么没了.......风天逸身为帝王,多年来的素养告诉自己永远不能露出脆弱的一面,但这一刻只觉内心无比的悲戚,心口比钝器一刀一刀的划开,.......但他不相信羽还真就这么死了,.......只是.....是不相信还是不敢想?


九幽一战打着很是吃劲,这峡谷岁是个截杀的好地方,却是峭壁石林立于崖上,并不隐蔽,且这峡谷并不是很长,所以时间有限,硬来是不行的了,羽还真命部分骑队将炮弹都对准粮草,又命一队人负责见机将峭壁上的石林击落堵住前路,.......主要任务总算是完成了,并且还重创了人族士兵,人族伤亡虽达半数,但较羽还真所带的出云骑兵人数,羽还真还是要吃亏的,况且不曾想人族飞出的箭矢中竟还能撒出大网,这还不是一般的网,一般的利器是无法割断的,........羽还真带领部分出云士兵掩护鹤焰离开,.......寡不敌众,被逼至崖上,虽幸得有机械翼在,但却不敌敌人利箭的速度之快,羽还真只觉听到了肉被箭刺穿的声音,先是一阵冰凉,痛感慢慢汹涌而来,再无力支持,渐渐失去了意识.........


旌旗猎猎,战鼓雷鸣,虎狼之师,兵锋所指,所向披靡。该是到了做最后了断的时刻了,人族已粮草枯竭,军心不稳,这便是最好的机会,待这边打完了,霜城那边也该得手了,希望白凌云能抓紧这次机会彻底扳倒慕容坚!!硝烟弥漫的战场上,风天逸身披铠甲,赤红战袍加身,眉如飞剑,面冠如玉,一双眼光射寒星,一身战袍竟穿出妖艳(?.......)之感。利箭已离弦,咆哮呐喊声震荡九天,兵刃相接.......风天逸瞧着对面马上这个横眉怒目的彪形大汉,这人便是人族的主将方琰,轻转手中的虎头湛金枪(ooc:除了耍鞭,长矛也是耍得很顺手的),长枪一横,腕上用力,长枪横扫而过.......初试一两回合,两人心里都有了数,果然都不是省油的灯,只见方琰刀快如风,刀光一闪,旋着几个刀花刺来,凌厉异常,风天逸急忙展翼,却见方琰嘴角一扬,一抹奸笑;不过一瞬背后便是火辣辣的痛,被偷袭了,风天逸赶紧扯出腰间的鞭子,一个使劲侧身将顺势而来的刀剑一拉刺向背后偷袭之人。复又握紧长枪,回身抵挡第二波攻势,忽而又一道寒光刺眼,逼得风天逸眼睛睁不开,却清晰的听到大刀落下劈开空气的声音......预感的痛没有传来,只觉身前一暗和脸上的一抹温热........不过几秒钟的事便发生了翻天复地的变化.......羽还真这才刚回来便就加入了战斗,正好看见风天逸遇险,便展着机械翼飞奔而来,流光飞环对着方琰的心口连射几发.......但方琰竟用最后一丝力气将手中扬着的大刀砍下......羽还真下意识的挡上去,长刀自羽还真的侧脸划下,“刺啦....”胸前的衣帛被划破的声音......脸上是狰狞的血痕,胸前鲜血染红了一片,风天逸只觉昏天黑地,除了羽还真他什么都看不见,他只看见一直在淌血的羽还真,他扶抱着羽还真,染了鲜血的手轻抚着羽还真的脸,一手按着伤口,止不住的抖,怎么不停呢,怎么就止不住的流呢,......“求,求你,羽还真我求你不要死好不好,你活着.....只要你活着你把我怎么样都可以,求你了,......你回话啊!!不要睡........啊!!!风天逸嘶声力竭的哭喊着........云澜看着这场面,不禁也悲恸起来........


自大战过去已有半个月了,羽还真依然还没有醒,风天逸日夜陪伴照料着他,生怕稍不注意他就没了。羽还真确实受了很重的伤,几乎要去了他的命,却多亏风天逸当初来边陲时将天空之眼碎片随身携带着,这倒是意外的给了羽还真活命的机会,再加上风刃将皇城最好的御医和所需药材都加急送了过来,这命倒是保下了,外伤也处理好了,只是这脸怕是毁定了,还有这人能不能醒过来还得看他自己的意志了........风天逸却也不弃妥,他相信羽还真一定会醒过来的,羽还真若不醒那他便一直等着.......


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海水赏有涯,相思渺无畔。风天逸坐在床边将脸帕拧干,轻柔仔细的替羽还真擦拭着,一边自说自话“你怎么还不醒来呢,......赶紧醒来吧,我们回清风苑,以后我天天陪着你,无论你要什么材料什么珍藏典籍我都给你捧到跟前来,我不会再欺负你了,你醒来好不好.......”,他将手抚上羽还真的脸轻轻的摩挲着,触及那道疤痕时只觉内心无比悲戚,低头将脸颊贴着羽还真的,亲昵的蹭着,仿佛只有这样才真实的感觉到羽还真是活着的,在羽还真耳旁暗哑道“你......可是还怨我?”不一会,一小片枕巾被濡湿了.......风天逸只觉得这些日子仿佛要把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干了........


逸真羽还真做了一个很久很久而又很美好的梦,那个梦里有娘亲,有姐姐,有庭君哥哥和苓姐姐,有自己喜欢的机关还有好多好多吃的,这是活着的时候所期盼而又一直不曾实现也不可能实现的,所以一直待在这里多好啊.......但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忘了呢.......是什么呢?“还真,以前是姐姐的疏忽一直忽略了你,你不要怪姐姐好不好?”“怎么会呢,姐姐你一直对我很好呀,而且我们以后可以一直在一块了啊。”雪飞霜内心酸楚,自己一直爱而不得的人爱的竟是自己的弟弟,而这弟弟又这般单纯,竟吃了这么多的苦,现下最放不下的就是个小傻子.......“还真,你回去吧,以后不要再背负着仇恨活着了,姐姐谁也不怨,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为你自己而活,走吧,回去吧.......”。“走?去哪啊,姐姐?姐姐?”哪还有什么姐姐,羽还真焦急的喊着,寻着。“还真......醒来吧,醒来吧......求你了......”。周遭一片黑暗,羽还真害怕,只能寻着那声音的源头一直向前跑.........

“风,风天逸.......?”羽还真艰难的半睁开眼,只见风天逸因离自己很近而放大的脸。“你终于醒来了,还好你没有放弃我,........谢谢你,还真”。羽还真迷瞪之间听到这番发自肺腑的话..........‘风天逸是.......吃错药了吗‘..........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