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逸真,陈若轩,张若昀,各种衍生都饭。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情归何处(上)

没怎么看剧,所以ooc都是我的锅,文笔不好求轻拍,玛丽苏标题请忽略。不喜欢的就当没见过吧,谢谢。我爱逸真,逸真使我快乐!!!!

多少红颜悴,多少相思碎,唯留血染墨香哭乱冢。又是一年清明时节,细雨纷纷,羊肠小道人影稀疏,羽还真往前瞧了瞧,路还很长望不到尽头,他压低帽檐,裹了裹蓑衣,继续前行。行至两座墓前,放下手中的小篮子,将香烛,素酒等祭品一一拿出,就着碑前被打湿的草地跪坐着,“苓姐姐,庭君哥哥我又来看你们了,一切都很好,.......”羽还真手上忙着摆好东西,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讲着这一年发生的或大或小的事,不时地提起年少时还算快乐的事......讲着讲着却是喉头一哽,不再言语,只有淅淅沥沥的雨依旧下着,.......“明年我可能没法来看你们了,但是我会尽量找机会回来的,好了,我也该走了,有机会再见了。”言罢便收拾好东西,右手撑着地面慢慢起身,不理膝盖那被晕湿的衣料,又压低了帽檐,转身离开,消失在雨雾交杂的山间,.......看着羽还真离开的身影,风天逸才慢慢走出来,看了看墓碑上的字,思绪飘远,当听到羽还真出没在星辰阁附近的消息的时候,他眉头一拧,‘难道他不甘于此,还想着报复?’当他第一次尾随羽还真来此时也是这个时候这般样子。易伏苓和白庭君真心一吻之后,便灰飞烟灭,哪还剩下什么呢,一切都无迹可寻,不过是个衣冠冢。回过神,又望了望他人消失的方向,便离开了。

天空城虽然没有撞毁皇庭,但也带来了不小的损失。尽管羽还真悬崖勒马在最后的关头选择抱着天空城的星流花跳下并阴差阳错意外展翅,但当初他怀有叛国之心的事实无法改变,罪责难逃。当看到满朝文武百官上奏要处斩羽还真的奏折时,风天逸却莫名的烦躁,索性不去看了。曾经他以为自己是恨羽还真的,恨他不明是非,帮着外人来攻打自己的故土,若没有这些,也许自己会和易茯苓幸福美满的生活在一起,但当所有的事都发生之后,自己却没有因易茯苓的灰飞烟灭生不如死,反而冒出为何会与羽还真发展到如此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的想法。风天逸以羽还真是继机枢之后难得的机关天才,可以加以利用来尽快恢复南羽都并加强巩固的理由驳回了群臣的奏折。虽然这不失素个好主意,但难保羽还真有不再反之心,风刃开口道“不如毁去双翼,发配边疆,让其进入兵械坊,命其研发改造武器,或修缮水利器械。”风天逸心下惊骇道“皇叔,若毁去他的双翼,他又怎会乖乖听话呢.........还是另寻他法吧........”。风刃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这个侄儿,挑眉道“不,他会乖乖听话的,哪怕是要了他命,这些都是他该还的,哼,他忍心看着因他而起的祸事造成的灾难让羽人陷入水深火热中?更何况现在人族易主,主战派依然对咱们羽族虎视眈眈,只有强大才能立于不败。而且除了这个你以为他还会有活路吗。还有天逸.....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仁慈了.......就因为是他吗.......”。风天逸跌坐于皇座,.......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即便走上刑场的那个羽还真还是一脸的漠然,知道自己将要被砍断双翼的时候,更多的是感到惋惜,却又有点释然,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配不上这双羽翼。从那一战以来,他从没有得以安稳入眠过,.......那梦里总是漫漫硝烟,哭喊声,到处都是血,一遍狼藉.......而这一切都与他脱不了关系。沉重的负罪感压在他身上,让他喘不过气来,他必须带着愧疚活着,他想要弥补,至少现在还不是该死的时候。风刃早在这之前就找过他,而他也默认了风刃所说的一切。跪在行刑台上,羽还真抬起头扫了一眼,有那么一刻庆幸风天逸没有来,是因为不屑吗?也好,他多怕在风天逸眼中看到对自己的不屑和厌恶。展翼点被刺激着,双翼被迫展开,手起刀落,喷薄的鲜血红了一地,羽还真痛晕了过去。待到羽还真身体好得差不多的时候,便是要被押往边疆的时刻。队伍已经整装待发,羽还真身上背着一个小包裹,里面不过渊海天工和一些零碎的器件,临行前风天逸突然让人带话给他说清风苑里的东西可以任他带走。.......羽还真想着原来他这般讨厌自己,这应该是暗示自己把自己的东西都带走免得污了他的眼的意思吧.......当再次走进清风苑的时候,回忆如潮水涌来,开心的不开心的都过去了,羽还真擦了擦泛红的眼角,心里却还素欢喜的,至少他没有在反目成仇的日子里把自己的东西都丢了,所幸自己的东西不多,很快就收拾完了。禀报完诸事后,队伍已经开始出发,羽还真在队伍中慢慢走着,心里却一阵阵钝痛.......倏忽,他回头.......望见粲阳照着的泛着金光的城墙上一身白衣劲装,剑眉星目,一张脸冷峻无比,羽还真却生生从中看出了......不舍.....谁知道呢......多久没见了呢....好像自入狱以来便没再见过了吧。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昏迷的那段日子里总有那么一个人在深夜坐在他床边不时地照顾他,替他换药,羽还真从不知道,也不敢奢想。羽还真笑了,自经历这么多事以来就没怎么笑过了,就算有笑,却因心里藏着血多事,怎么也笑不明媚,而今日的笑复又见纯真,但更多的是决别。风天逸看见这笑,却是莫名的心酸,心里念道“小傻子.......又瘦了”。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

“公子你可算是回来了,阿毛又偷懒了,让打磨的器械到现在都还没做好,怎么都喊不动他,你快去管管他........!!!”。绿萝见者羽还真抱着一堆设计图慢悠悠的走来,便赶忙走上前接过顺带数落着阿毛。“想必是前阵子太忙了,且让他休息会吧,算了。”羽还真笑笑说道。绿萝撇撇嘴道公子你怎么这般好脾气........不过也是,公子生起气来就着那张有点肉乎的包子脸真是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评论(2)

热度(30)